互联网医疗可能迎来拐点 发改委鼓励处方外流 网售处方药破冰?

2016-08-01

来源: 艾瑞网

887

   本周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重点工作部门分工方案》(下称《方案》)明确指出,医疗机构不得限制处方外流,这可能会是一个拐点互联网医疗可能迎来拐点 发改委鼓励处方外流 网售处方药破冰?

  近日,网售处方药话题再次尘嚣四起,但与此同时的是,安徽食药监局印发通知严禁止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在网站交易页面展示和销售处方药、两个月前天猫医药馆突然叫停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业务。与此同时,广东、上海、河北等多地的食药监局开始暂停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零售试点,包括多家已经获得相关资质的互联网售药平台。

  尽管业界对开放网售处方药呼声高涨,但今年以来,此时似乎陷入不进反退的尴尬。不过医药电商起家进入移动医疗行业的七乐康董事长石振洋对创见记者表示网售处方药其实是破冰在即。

  就在本周一7月25 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重点工作部门分工方案》(下称《方案》)明确指出,医疗机构不得限制处方外流。那么处方外流最终回流到哪里呢?毫无疑问是药店连锁及电商平台。这是网售处方药会迎来破冰的信心所在。这些微妙的变化背后,支撑的是整个互联网医疗和民众接受程度在过去一年出现了裂变。

  网售处方药的破冰之路离行业还有多远?处方药供应的链条究竟有多长?

  常规而言,厂家生产之后,将药供给代理商,代理商再销售给商业企业,最后再由商业企业供应医院。流转中,药价在一层一层增加。

  从乡医这个容易被忽视但却服务着大量患者的基层医疗机构的药价就有直白的呈现。以有 80 万人口的江西宁都县为例,县城的医院要进药品,起码要经过省级代理、市级代理、县级代理三层。每个层级加价情况是这样的:省级代理赚取 2%,市级代理赚取 1-2%,县级代理赚取 5-6%。一瓶某品牌的喷剂经过层层代理中间商到乡医手里进货价是 28.9 元,而乡医零的售价 32 到 35 元,如果直接通过七乐康等网上药房购买,价格可以接近村医进货价。

  层层加价,最终导致老百姓对药价高企的「怨声」难消。要打破「医药养医」之下的灰色链条,也触动了国家推行两票制以及鼓励处方外流。

  「两票制砍掉了药品流通环节的代理这一环节,目的还在于通过压缩流通环节,解决药高的问题。」在石振洋看来,两票制后,药品的流向的监管变得更为容易。对老百姓而言,会带来药价的降低,但也会让对新增税负敏感的小药企进入洗牌阶段。触动了行业固有的模式,对整个医药行业来说都是挑战,但活下来的企业却能迎来黄金时代。两票制下,药品价格可以回归理性。

  至于处方外流,石振洋表示,此前药品流通过程过度行政化,处方药的状态可以用肠梗塞来形容。现在让处方药回归市场驱动导向,是大势所趋。

  从政策风向看,这些痛点已经被击中。除了本周发布的《方案》,早在今年 4 月,国务院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 2016 年重点工作任务》中同样提及,今年将采取多种形式推进医药分开,禁止医院限制处方外流,患者可自主选择在医院门诊药房或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

  药品加成取消后,药房外包是否真的让老百姓看病得到真实惠呢?

  在两票制这记重拳前,为破除「以药养医」造成灰色链条和药价虚高,国家层面早已通过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来推动变革。

  去年8月,国家卫计委曾发布过一组数据,全国有 3077 家县级公立医院、446 家城市公立医院取消了全部药品加成。其他省份也在加速改革中。如从 5 月 1 日开始,青海全省 14 家省级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从 7 月 1 日起来,重庆 12 区县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

  取消药品加成的深化,配合「两票制」的逐行逐近,似乎真能让老百姓看到了真实惠。不过背后依然有「阻力」。实行药品零加成后,药房成为成本中心而逐渐被剥离,药房外包模式愈演愈烈。

  一位医院资深工作者私下向记者透露:医药分离、药房外包并没有完全推广开来,药房外包会让医院减少了好几千万的收入,南方某三甲医院药房外包,需要药房返回收入的 15%,而这部分费用给出的支付名目可能为租金提高、药房赠送设备给医院变成医院资产、店员工资等。

  承接医院药房外包成本很高,要想入局抢夺市场,非行业巨头莫属。承接医院药房外包成本很高,返回收入,意味着医院可以曲线弥补回取消加成导致的利润缺口。而这部分的成本,最终又会转嫁给谁呢?谁能成为破局者?能实现服务闭环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可以。

  「『两票制』、医院不得禁止处方外流、取消药品加成等政策,如果得以严格实施,将利好药店连锁及医药电商。」这也是很多平台在着手提前布局网售处方药的根本原因

  互联网属性就是去中间化、提升渠道效率,互联网医疗天生就是能顺应国家医疗体制改革的大方向的,就是顺应民意的。一旦处方药解禁,移动医疗将破局。

  除了起家的医药电商平台之外,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七乐康先后布局了定位二次诊疗的移动问诊、健康管理 APP 七乐康医生及七乐康互联网医院,形成患者在 APP 上预约远程问诊、APP 上的注册医生远程看诊并开具处方、由七乐康的医药电商平台配送的「医患药」闭环。政府授权与公立医院合办七乐康互联网医院可作为全国医生网上执业点,链接全国的医院医生资源,80% 以上的社区医院以及连锁药店,为患者提供精准预约、远程诊疗、检查检验、电子处方等服务。最终,形成以医院为核心,打通医生、药企、物流、甚至是保险、智能穿戴等上下游资源,真正实现从线上诊疗到开具电子处方,再到网上购药,最后配送到家的互联网医疗新模式。以「医联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架构,打通医院间的信息壁垒,让双向转诊、优质医疗资源在不同医院更合理流动。是走复合型模式 2.0 版互联网医院。

  至于患者所需的药品供应方面。七乐康已经从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打通,七乐康已拥有超 3 万个品规的药品的 SKU,而一般实体医院的 SKU 仅有 2000-3000,七乐康互联网医院能跳出传统实体医院药品目录限制,让医生在选择什么药品对患者更有利上有更多选择权。这是互联网医院天生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