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京东、字节跳动之后,快手也要开诊所了?

2021-06-04

来源: 诊锁界

322

企查查5月31日消息,由快手联合创始人银鑫、高管贾弘毅出资成立的轻雀科技悄然在广州注册了一家门诊部——广州依尔综合门诊部。诊锁界查阅工商信息显示,广州依尔综合门诊部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涵盖远程健康管理服务、互联网销售、健康咨询服务、护理机构服务、医疗服务、互联网医院服务等。


1.png

来源:企查查截图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快手的“老对手”——字节跳动2020年9月在北京中关村注册的面积达3000平米的北京松果门诊部(现已更名小荷门诊)。小荷门诊已于今年2月份试营业,并取得了北京市新冠疫苗接种资质,门诊采取诊金制——以医事服务费取代挂号费,目前开放口腔、内科、中医、眼科、外科这5个治疗科室。


一位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透露,这家开在写字楼园区的门诊目前以服务企业员工为主,与企鹅医生最早服务腾讯员工的医务室类似   图源:小荷门诊微信公众号


据广州卫健委最新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公示信息,暂未发现广州依尔综合门诊的公示信息。


业内人士认为,从披露的工商信息来看,基本将公司重心指向了互联网医院,具有想象空间的业务是互联网医院的线上咨询问诊+药品器械流通销售。但按照2018年后互联网+医疗管理规定,新设互联网医院必须依托实体医疗机构,不排除这家门诊线下有同期筹备施工的可能性。


入局大健康领域2年,相比其他前浪并不算“快”的快手终于将手伸向了互联网医疗O2O的实体医疗领域。



01

入局大健康,互联网科技企业的一致嗅觉



医疗大健康圈子一直流传着前首富马云的一句话,“下一个超过我的人,一定出现在健康产业”,一语成谶,新首富钟睒睒一手持农夫山泉,一手持诊断试剂和疫苗坐上中国首富宝座。


同后来居上的钟睒睒一样,在百年未有之变局的2020年,在狂热涌入的风投基金、地产商、电器制造企业之后,近乎所有中大型互联网企业都紧随大健康“顺风车”——百度健康、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小荷医疗、腾讯医疗、华为医疗等在短短几个月之内频频闯入大众视野。


快手作为“后浪”,也有一些不俗表现。


2019年乘着“健康中国”的东风,顶着短视频红利的风口,快手与中国医师协会在科普上合作发力,邀请了大批医疗机构、政府方、健康科普达人等入驻快手,搭建了以医疗科普和健康讯息为主的传播矩阵,开辟了“快手健康”专栏,上线了“查医生、查症状”等线上咨询和问诊的服务窗口。



2020年1月新冠疫情爆发初期,为方便用户及时查询发热门诊及医疗机构信息,快手联合微医、好大夫、春雨医生、平安好医生等第三方机构作为接口渠道导入了在线问诊功能。


从快手官方公布的数据结果来看,2020年1~4月份,快手平台的战役直播累计在线观看人次超80亿,截至2020年6月中旬,地方卫健委、行业协会、公立医院快手号覆盖粉丝数超6000万。


3.png
《2020快手年度内容报告》


2021年3月,快手在成都的全资电商贸易子公司增加了“健康咨询、第一类/第二类医疗器械销售”业务,当时从GMV(电商平台成交金额规模)来看,快手已经是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之后的国内第四大电商平台


每天高达3亿人次活跃的巨大流量和视频内容的产出,让快手想在医疗健康领域长期深入驻足,但医疗领域天生的学科严谨与不断抬升的监管红线让简单的视频带货医疗行为无异于“走钢丝”。


此外医学的垂直度、高门槛以及对社会民生具有广泛影响,此前就有媒体曝出短视频平台“神医当道”,“中西医掐架混战”的局面,即便对医生资质和MCN机构的严格审核,加大医学内容的人工审查,平台对用户高频上传的医学内容本身的审查依然难免存在疏漏。


即便有专业的医生经纪人群体的包装与运作,目前已开发攫取的利润仍然是市场的九牛一毛,医疗健康行业内对快手的流量十分眼馋,但对业务的体系化变现和突破性进展仍深感迷茫。


快手新建线下门诊与互联网医院,是一个通路吗?我们得了解下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前辈”是怎么做的?




02

互联网医疗的前辈们,

能让快手学到点什么?



在快手之前,有3种具有互联网基因的医疗服务企业在蓝海里开疆拓土。


一类是京东健康、阿里健康这类“出身名门”的电商流量型医疗企业,凭借大平台活跃用户入口优势和处方外流趋势,让医药、保健、器械产品销售额的收入占比接近90%,因销售比过高而被行业戏称为“卖药人”。

4.png

数据来源:平安健康、京东健康、阿里健康财报,诊锁界分析


平安健康(原平安好医生)虽然同属名门出身,但其不依赖电商,通过平安系产品导入流量,让健康产品销售占比超过50%,不同于京东与阿里的是,平安好医生的互联网在线问诊业务收入占比有25%,在医疗服务业务上的结构相对更健康。


一类是建构互联网医院平台,承担患者和医生的中枢,以预约挂号、线上问诊、线下导流会员服务为营收,如微医、好大夫、春雨医生、健康160此类以在线医疗服务作为主要营收的互联网医疗企业。


4.jpg

从微医的财报中可以看出,其平台提供的医疗服务与客户健康管理是主要营收


还有一类是线上建构远程医疗健康管理平台,线下铺设医疗实体,如未来医生门诊+企鹅杏仁互联网医院,丁香诊所+丁香园、春雨健康小站+春雨医生这种线上线下医疗服务打通的组合拳医疗企业,自建自设深度参与。


相比之前三类互联网医疗服务企业,快手据守着内容、电商产品、广告的天然流量池,如果遵循“科普内容——图文/视频面诊——线下就医”的路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同样深度依赖内容的“互联网医美第一股”新氧,承担消费医疗的入口,成为医疗机构的渠道上游,但市值10亿美元的新氧,相对阿里健康等企业完全不在一个体量,并且针对医疗广告营销愈发严格的强监管,让内容平台中介变现这条路走的并不能算长久。


反观字节跳动的一系列操作:大价钱收购资深医学科普网站、引入原百度医疗团队搭建互联网医院、线下开设门诊入局,步子已经迈出,但思路与轨迹还不甚清晰。


作为依靠UGC内容与流量起家的互联网科技企业,基因里是1 to N to N的互联网商业思维和价值投资裂变思维,医疗却更多是1对1的传统人文服务,是重投入打造门诊-连锁门诊-医院在基础医疗领域积攒口碑扎好马步?还是扩大线上团队,走咨询问诊大处方卖药?仍然有时间验证。


总而言之,快手系在深度医疗服务领域已经迈出“实体门诊注册”的第一步,可以预见之后将面临:大平台与小门诊的融合;商业流量与科普内容的平衡;医事服务、药品流通、器械销售的生态搭建;供应链、支付方与医生、机构、患者的关系处理……深度医疗本身是一件复杂的事情,难度并不亚于一项突破性技术的开发甚至更为复杂。字节跳动医疗事业部门面临的问题和选择,快手大概率同样会碰到。



不论是无心插柳的投资故事,还是真心展望未来解决痛点服务大众,互联网医疗过去20多年的经历告诉我们,行业绝非一番坦途:


腾讯促成企鹅医生与杏仁门诊合并3年有余,在15家城市运营近130家线下门诊机构,更名未来医生后仍在“云端”与“地上”摸索坚持……


京东健康的7年磨剑,电商物流广告的各方输血,终锻造出一只3000亿市值的行业独角兽……


7年前阿里巴巴10亿元控股收购中信21世纪更名为阿里健康,集阿里精锐之力、脱胎淘宝天猫扶持终有今日……


春雨医生10年来几经换帅,初心不改,终窥见上市IPO之冰山之角伊甸之园……


资历尚浅,壮志难掩,快手在医疗大健康深水区的潜游,才刚刚开始。



❖ 慎重声明:本文内容仅供学习交流,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