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开始冠脉球囊集采信息填报,会是国家耗材集采的“风向标”吗?

2021-03-11

来源: 界面新闻

424

各地医药联采办近日频发大招,继前日胰岛素进国采的消息传出后,3月9日,天津市医药采购中心官网发布《关于开展冠脉扩张球囊类医用耗材信息集中填报工作的通知》。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通知并未明确指明本次参与的采购方,而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联合采购的牵头单位正是天津市医药采购中心,因此无论本次采购方是天津市还是京津冀采购联盟,对后续国家高值耗材集采都将有很大的风向标意义。


根据天津此次发布的文件,集采品种为冠脉扩张球囊,结构为快速交换型,能属性包括半顺应性和非顺应性。至于报价规则,目前还没有详细信息,不过,文件中提到一句:产品如在其他地区冠脉扩张球囊带量采购中选,如实填报对应中选价格;同时填报拟供应价格,原则上不得高于该产品在其他地区带量采购中选价格的最低价。


尽管冠脉球囊国家集采还未开展,但在天津之前,已有多省市以联盟形式进行地方性球囊集采。以最近的四川省牵头的“六省二区省际联盟冠脉球囊集采”为例,1月11日,四川药械采购监管官网发布《“六省二区”省际联盟冠脉扩张球囊集中带量采购文件》,竞价方式与国采项目类似,只竞价不谈判,并且设置了价格天花板。


从四川药械采购监管官网2月5日发布的中标结果来看,冠脉扩张球囊均价从3248元左右下降至327元,平均降幅89.8%,最大降幅93.3%。与2019年联盟省份平均采购价相比,国内拟中选产品平均降价89.2%,进口拟中选产品平均降价88.8%。以前球囊在市场上的最低挂网价大致在1000-5000元的区间内,这次“六省二区省际联盟冠脉球囊集采”后,球囊价格相当于原来的1成左右。


这个降幅也并不令人意外,2020年12月,广东省牵头的粤、赣、豫、桂、陕、青、宁7省联盟冠脉球囊集采中,中标产品最低价为125元;2020年8月,黔渝琼3省联盟冠脉球囊集采总平均降幅85.32%;同期,湖北省冠脉球囊降幅更是杀出跌幅高达96%的价格差;最早试水的江苏冠脉球囊集采,平均降幅也达到74%以上。


虽然杀价凶猛,但不参与当然也是不行的。2020年12月,国家医保局发布了《关于国家组织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和使用配套措施的意见》,文件中提到开展按病种(病组)等DRGs方式付费的地区,这意味着,未来不进集采的高值耗材企业将直接出局。


实际上,未来冠脉球囊进行国家集采也已在望落地。冠脉球囊的外部时机本就相对成熟,据Frost&Sullivan相关研究报告, 2019年,我国血管介入类医疗器械市场规模达107.4亿元。其中冠脉球囊国产化比率约40%左右,进口被替代程度已经相对比较高,属于血管介入类医疗器械国产替代程度第二高。


“第一高”则是冠脉支架,从以上报告来看,冠脉支架类耗材基本已经完成了进口替代,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70%。百元支架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普及,百元球囊的普及也只差一个国家联采办文件的距离。从多省市试水后公布的价格来看,如果球囊进国采,大杀价也势在必然。


历次地方性冠脉球囊集采涉及到的药企,除了外资厂家雅培、美敦力、波士顿科学,国内上市国企微创医疗、乐普医疗外,还包括国内行业前排的广东博迈、北京迪玛克等。冠状支架国采后,有行业人士告诉界面记者,最担心的利润降低后影响国产耗材企业的研发能力。


从历次集采经验来看,外企在高端市场竞争,国企如果要保有和增进利润,则需要向更高端产品的市场转型,与药物涂层支架一样,药物涂层球囊也在近年来异军突起,2015年药物涂层球囊规模为22.9亿元。据业内预测,2024年市场规模将达到83.8亿元,或许这将成为未来国内冠脉球囊企业的新阵地。